讀《陸犯焉識》之感1000字

讀《陸犯焉識》之感1000字:

大陸寬寬,焉能認識你;相逢遲遲,怎能不算是晚遇?這句話用來形容陸焉識與馮婉瑜的愛情再好之不過了。初看嚴歌苓的《陸犯焉識》之時,由當初的拒絕,再到吸引,之后震撼,最后竟無比感慨與感動。拒絕的原因無非是初看時感覺其語氣平緩,無跌宕起伏之言,讀來甚是乏味。然為解寂寥之苦,終未斷閱讀進程。也幸得未放棄,不然一本好書若從眼前白白浪費,那將會后悔不迭啊。

真正被此書吸引,便是焉識之妻婉瑜出場。十幾歲女子初見心愛男子,便芳心暗許,然表面依就秉承大家閨秀之舉,沉靜賢淑,從禮規矩。新婚之日,獨守空房,這位女子依舊心無怨念,盡心守護陸家。恩娘霸道,橫與她與焉識之間,她卻盡力聽話,事事順心恩娘,盡之本分。她以她全部愛奉之焉識,即使焉識躲她,她亦用一生追隨,即使晚年失憶,心底最深處卻依然記著焉識的影子,愛其入髓。而猶令我震撼之處,便是這位如黛玉般質潔的女子,為了救人犯丈夫,竟愿忍受巨大恥辱,委身于齷齪之人。她愛焉識,勝過愛自己,即使失身是為救丈夫,然終日惶惶不安,為自己配不上焉識而心有郁結。這位女子的愛,著實令人感慨。

再談焉識。這位十幾歲就被冠以“神童”稱號的才子,一生遭遇令人唏噓。

讀《陸犯焉識》之感1000字.jpg

青春年少正是得意之時,奈何被強行娶一個自己不愛的女子,雖然焉識表面順從,然叛逆的因子依舊蟄伏在內心底處,他以一種逃離的方式來無聲反抗這段不自由的婚姻。在異國他鄉,他以為可以活的自由無憂,卻總是在不經意間惦念著家庭。經過幾年蹉跎,他還是回到家庭。可是,對于婉瑜,他依舊從于冷淡,總是捎帶一種意識的拒絕與妻保持著距離。由于時局動亂,焉識從教之地不得已搬遷,然由于恩娘的從中阻撓,焉識終究只是一人隨校搬遷,未得帶走妻兒。焉識隨校搬至重慶,在這后方寸地,焉識結得念痕。或是心中的反抗因子被激起,焉識對這個女人愛得熱烈,愛她身,亦愛她心。

然而,終究陸焉識是顧及家庭的,每月的家信從未落下,他的行動永遠比他的心更明白他的家在他心中的位置。念痕愛他,然卻也知曉,讀后感www.unxzl.tw她永不可能與其度過一生,索性坦然放手,兩人亦散矣。這一次的散場,焉識亦慢慢地回歸家庭。然時局動蕩,不諳世事與心性高傲的他被革命之勢所害,刑期一天天延長,直至被判為無期。這位智商超群的留美博士由此揣著極高的學識在西北大荒草漠上改造了二十年。精神的匱乏、政治的嚴苛、犯人間的相互圍獵與傾軋,終使他身上滿布的舊時代文人華貴的自尊凋謝成一地碎片。枯寂中對繁華半生的反芻,使他確認了內心對婉喻的深愛。婉喻曾是他寡味的開端,卻在回憶里成為他完美的歸宿。

焉識與婉瑜的愛情,歷經半世紀的生離死別,然時代的洪流卻注定兩人悲苦的宿命,才子佳人的佳話并未在兩人遲暮之年出現。焉識歸來,婉瑜卻最終失憶。記憶的散場意料之外卻又在情理之中,婉瑜已經不需要焉識的懺悔,不需要他交代他曾經的三心二意,她一心一意的等待著她心中那個英氣逼人的焉識,而眼前這個干癟的老頭兒,只是一個愿意一直靜候她,默默陪她等待的人。于我之見,最偉大的愛情,在最荒唐的年代,也許才最彌足珍貴吧。作者:周素清